Posted on

21世纪最贵的是人才,人才的背后是强劲的购买力和创新力。

房价,是一个城市的准入门槛。一线城市高额的房价无形的将很多年轻人挡在了门外,毕业的起初几年可以漂在一线城市。年龄稍微大了考虑成家了,回去老家和留在一线城市成为了永恒的难题。

新年刚开始,不少单位的工位上出现了空缺。“假期过后你回来上班了没?”成了热搜话题。有媒体调查,春节过后有三成职场选择了留乡发展,生活压力小成了留乡发展的主因。据官方数据,2018年,有16.5万人离开了北京。北京的常住人口从2170.7万人下降到2154.2万人,连续两年人口负增长,在北京以往20年的发展史中尚属首次。其实不止北京,上海的常住人口也出现了负增长。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丁金宏院长认为,一线城市生活压力大在加上城市产业结构的调整,常住人口会转移到其他城市。最近陆续公布的2018年常住人口数据也印证了他的观点,数据显示2018年常住人口增长最快的三个城市分别为广州、西安和成都。最近京东的一份报告也指出,2018年前三个季度人口迁出比较多的城市主要为一二线城市,很多从一线迁出的人口也流到了二、三线以及四线城市。

一线城市越来越高的门槛给了众多二线城市新的机会,人才流动的背后是一场关于城市未来的博弈。最近两年西安、成都等地持续开始拼命的“抢人”,宽松的落户条件,包容的就业环境给,让西安和成都迅速成为了“网红城市”。最近的一份关于不同年龄段对城市喜好的数据显示,26岁以上职场人更多选择在春节后去一线城市发展,而25岁以下人群则更偏好新一线城市。

年轻人是未来的希望。很多城市看到西安和成都人才引进政策效果良好。越来越多的城市加入了这场“战局”。两年前这场人才争夺战,还只有少数二线城市。到2018年全国已经有100个城市发布了人才政策,尤其是后来的二线城市。2019年刚开始,也已经有16个城市发布了人才引进与落户政策。

有分析指出,随着各个城市吸引人才标准的不断降低,这场人才之争实质上已经演变成劳动力之争,实质可能是对限购的放松。新年刚开始有媒体走访发现,今年的深圳、东莞企业招工越来越难。按照深圳某地工厂的转职招聘人员的说法,“去年这时候每天可以招到五六十人,但今年最多也才招二三十人。这也不是我们一家厂子的问题,这工业区里大家都在抢人”。

目前西安已经取消了本科学历落户的年龄限制,并且中等职业学校(含技校)毕业均可落户。而像嘉兴这样的城市,政策力度更是空前,新年刚开始嘉兴人社局就宣布符合申请条件的硕士、博士研究生在购买首套自住房时,补助金额将会提高至10万元、30万元。

对此,有人担心人才引进政策变相的降低了限购门槛,尤其是有些城市,房价加速上涨,例如西安,人才政策落地之后。房价从均价的不到一万涨到了一万五左右。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从未来发展看,目前全国大部分城市的人才政策,均只考虑到了用降低门槛吸引人来,但大部分城市都没有留住人才的措施。这种情况下,吸引来的很多是购房者。而且甚至有可能出现炒房客借助人才政策不同城市购房落户的可能性。”

2月20日,野村证券发布了一份报告称,预计2019年中国房地产的库存量将升至25个月。对此,诸葛找房首席分析师陈雷表示,目前房地产市场库存量不可能有大的增长,因为上一轮库存形成于2015年,用了三年时间才消化完成。

去年,郑州和西安常住人口均超过了1000万。一反面是一线城市高企的房价,另一方面是西安、广州这些城市的发展潜力和“不太高”的房价。2019年,你是继续留在一线城市?还是回到这些城市置业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